虎穴龙潭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气吞山河 > 正文内容

那一季,抹白的苍凉_微小说

来源:虎穴龙潭网   时间: 2018-01-01

【序】

一个故事要有多悲,才能衬出夕阳的美。

那张空白的纸,曾经写满多少誓言,如今,只剩白纸一张。

我在原地站了那么久那么久,你要什么时候才回头?

【有些人可以喜欢,却不可以在一起】

邱馨现在是周宏的新女友,周宏这个人,说好听点就是多情,说难听点就是花心。

从周宏口中得知,她有过不堪的过往,她唯一的缺点就是摊上一个烂赌的家庭。

她会抽烟喝酒,偶尔会打架,在我们眼中她就像个小混混。

其实她本性不坏,她所做的一切就如刺猬遇到危险时用它身上的刺保护自己一样。

她经历了比我们常人还要多的经历。

闫倩倩说,她生下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我挺佩服邱馨的,她是个从来都不相信什么狗屁命运的人。

有时候,我需要的就是一个懂我沉默的闺蜜。

我现在在一家公司学服装设计,我在等那个叫祁季的男孩。

祁季,我一直都希望有奇迹出现。

闫倩倩经常会说,简凉,你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我说你就当我搭错了吧。

周宏就会不适时的补上一句,你就是个脑残!

有时我就觉得自己像个脑残一样,等着哪天你会看见我。

邱馨对我的事略知一二,她说,人其实挺矛盾的,总是希望被理解,又害怕别人看穿。

人总是希望活在幻想中,脱离了幻想就会觉得现实太残酷。

就如闫倩倩所说,来到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单枪匹马的活着,死怕什么!

怕的是到死都没看过像烟火一样美的爱情。

其实我第一眼看见祁季的时候,并不抱有什么好感。

他说,简凉,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我说,你别多情了,谁说我喜欢你啊。

你不知道,我是喜欢上你了,只是有些人只能喜欢,不宁波癫痫病医院在线预约挂号能在一起。

你现在跟一个叫陆小幽的女孩在一起,从此我再也没有你的消息。

【青春的背后,有看不见的伤口】

后来周宏告诉我,你去意大利了,是跟陆小幽一起。

闫倩倩说,那个妖孽,除了勾引帅哥,只剩下一层厚死的皮。

我说,我等他,等到他哪天说不想再看见我为止。

闫倩倩说,你就傻吧,人家都去意大利了,还不准什么时候回来呢!

是啊,你不准什么时候才回来,或许一个月,一年,又或者是一辈子。

KTV包厢里,

我拼命的在唱歌,闫倩倩说别唱了,你不怕嗓子哑了,可我的耳朵怕聋了。

我假装没听见,把她晾在一边。

这时,邱馨说,我怀孕了。

我和闫倩倩都吓了一跳,问,周宏的吗?

不是。

这个回答着实吓了我们一跳,还好周宏不在,要不然他不知道该怎么想。

我想去做人流。

最后我们都没有告诉周宏这件事。

后来的后来,邱馨跟我说,简凉,你知道吗?那个孩子是我养父的,那次他趁我喝醉了强暴了我,

你觉得我是不是很可耻啊,我做手术时,那种痛我仍记得,我就在想我的人生是不是也是这样痛?

那天邱馨跟我说了很多很多,多到我不记得了。

我们青春的背后,有我们看不见的伤口。

即使伤痕累累,也无所谓。

祁季,我希望你骗我一千一万次,我也不愿你离开。

你不在时,我觉得每一天都是漫长的。

你说,永远不能说永远,因为谁都不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你后面成天都有爱慕你的女孩,我就像一粒灰尘,毫不起眼。

除了想你爱你,我什么都愿意。

【生活就这样一次一次玩弄了我们】

闫倩倩说这份感情不值得我去治疗癫痫的中药药方爱。

当初你学的是服装设计,我也屁颠屁颠的跟你学服装设计。

当初你的志愿填的是A大,我也战战兢兢的跟你填了A大。

总之你所做的我都看在眼里,我甚至有时怀疑你是爱我的。

但有时我又觉得你没爱过我。

生活就这样一次一次玩弄了我们。

不知道周宏哪里知道邱馨做人流的事。

周宏说,要不是那医院有我朋友看见你去打胎,他就不会告诉我!

邱馨说,如果再深的宽容你都不能原谅我,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尽管我和闫倩倩极力劝阻,也无济于事。

一周冷战后,他们宣告分手。

我在想我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天。

闫倩倩说,就算祁季回来了,你打算怎么样呢?

我说不知道,那就等他回来再说吧。

闫倩倩说,万一他不回来了呢?万一陆小幽有了他孩子呢?你也这样等他吗?

我说,你好像些知道什么。

闫倩倩犹豫了一阵,说,他们在一起是因为.......陆小幽怀了他的孩子。

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吓了一跳。

闫倩倩说,这世界上的男人那么多,你为什么就执迷不悟呢?祁季他不就帅点,受女孩欢迎点......,他有什么好啊?

我说,那我爱上他了怎么办?

闫倩倩说,后天他和陆小幽会回来,放不放手就看你。

说完她转身离开。

留下我一个人在发愣,我在想为什么很多事都是我们无法预料的?

【简凉,你是时候放弃了】

2012年1月24日,祁季和陆小幽回来了。

周宏过来给我和闫倩倩发邀请函。

周宏说,祁季离开6个月,这次回来他说要弄个聚会,有件事要宣布。

闫倩倩说,知道了。并示意他先回去。

她看了我一眼,乌兰察布看癫痫挂什么科说,去不去你决定。

我说,我去。

2012年1月28日,我和闫倩倩一起去了那场聚会。

他还是一点都没变,眉宇间还带有霸气,那双桃花眼还是一样迷死人。

不同的是他旁边站的是陆小幽,她挺起的肚子刺痛了我的眼睛。

邱馨也来了,她跟我说,简凉,我要去杭州了,明天的飞机,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说,几点的飞机,我去送你。

邱馨说,不用了,我想离开的时候潇洒一点。

我说,一路顺风。

这时,祁季走到台上,说要宣布一件事。

他说,下个月15号要和小幽订婚,打算3月份结婚,到时大家要来捧我的场啊。

现场一阵轰动,大家都说着什么早生贵子,新婚快乐,生的一定是个儿子之类的话。

他看着我,他那双眼睛灼伤了我的心。

闫倩倩好像看穿了我一样,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小声说,简凉,你是时候放弃了。

我只是浅笑回应她。

2012年2月13日晚,我鼓起勇气发了一条短信给祁季,

我说,我等了你那么久那么久,你到底喜欢过我没有,明天是情人节,你能做我一天男朋友吗?==简凉。

他过了5分钟回了一条给我,

他说,我喜欢你啊,可是现实与梦想太遥远,明天在7点在麦叔叔那等吧。==祁季。

【结尾】

2012年2月14日,我们如约来到麦当劳。

他说,我们做一天的情侣,12点过后我们就要在两条轨道上走了。

我说,嗯。

这一天我们做了情侣该做的所有事。

我们去看了电影,牵了手,接了吻,看了星星..........

到了23时59分59秒,我们互发了一条短信,

我们分手吧。

我哭了,哭的很伤很伤。

鞍山市癫痫病专科医院

那天他说,现实的东西谁也无法预料,如果你有机会,就不要放手了。

我知道,我不能等了,再也不能等我深爱了四年的祁季。

2012年2月15日,他们订婚了。

我没有去。

2012年3月4日,主任说,有个进修的机会,他问我愿不愿意去英国留学。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闫倩倩,她说,去吧,我想你离开这里是正确的,别再想着祁季了。

我说,知道了。

闫倩倩说,下个星期左右祁季要结婚了,你还去吗?

我说,不去了,我后天的飞机。

闫倩倩说,要我去送吗?

我说,不用了,你替我跟祁季道贺吧。

闫倩倩说,嗯,周宏现在去了上海。

我说,是吗?我们都走了,你怎么办?

闫倩倩说,不用担心我,等祁季的婚礼过了,我就会去深圳,我爱的人在哪里呢。

我说,那,再见了。

2012年3月6日,下午2点钟,我登上了飞机。

2012年3月10日,祁季和陆小幽的婚礼如期举行。

闫倩倩说,在我走的那天,陆小幽生了,是个男孩。

我说,那替我问候他们吧。

............

时间很快,我们分别浪在中国外国不同地点几个月了,

邱馨结婚了,是跟她的头儿。

周宏呢,他现在跟一个小萝莉在一起。

而闫倩倩,她现在已经是经理了。

还有祁季和陆小幽,他们现在在意大利,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

我,还算顺利,我现在是首席设计师。

我们都过得那么好,谁也不再打扰谁。

再见,那些年。

【完结】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eznih.com  虎穴龙潭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